太平要術 第一章(小說)

太平要術 第一章

太平要術 第一章:山中奇遇


僻靜的山林中,只有葉子徐動的窸窣聲,偶爾伴著一點蟲鳴和鳥叫。

「天氣真好!今天來採藥是對的。」張寶雀躍地說。

「是啊,今天我們多採點。」張梁心情放鬆地說。

「好,那我要走快一點,我們來比誰今天採得多。」話說完,張寶就飛快地向前走去,一下子就超越了走在最前頭的張角。

一路上幾乎都是張寶找到草藥的歡呼聲,頂多加上張梁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只有張角面容嚴肅不發一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看不出在這大好天氣中,他的心情是好是壞。這一點,二弟張寶和三弟張梁一點也不在意,因為平時大哥張角的話就不多,只對感興趣的東西才會有反應。

他們三人平時以採藥販售維生,也粗略懂得醫治一些外傷和病痛,有時會替鄉里中的人們作簡單的治療,在鄉里中小有聲望。儘管不會因此就在這個小地方獲得什麼財富,但是維生的工作能夠幫助人,三人皆感到開心自豪。

邊走邊尋著,又一株草藥出現在張 寶眼前,他照樣大喊「我又找…」還沒說完嘴巴就被張角從身後給摀住,察覺異狀的張梁也安靜快速地湊了過來。

張寶頭不敢動,眼睛像快從左眼眶衝出來似的看著大哥的臉,張角知道他想開口詢問怎麼回事,就向前抬了兩下下巴,張梁也一起往前方望去。這一望使兩人都驚呆了,前方竟然站著一隻猛虎,和一個與猛虎相望的老人。

老虎一般都在另一個山頭,這片山林平時是不會有老虎出沒的,所以三兄弟才會選擇這個地方採藥。當然大自然中生活的動物會怎麼行動,誰也說不準。平時沒碰見過,誰知一碰見就是這麼強壯威猛的一隻,其實逃都來不及了,但是三兄弟心裡都壓抑著害怕,想著那個老人怎麼辦?

「現在該怎麼辦啊?」張寶小心翼翼扳開大哥的手,將音量壓到最低地問。

「我們可打不贏老虎。」張梁冒冷汗地說。

此時張角從腳邊拾起了一顆不小的石頭。張寶見狀神色驚慌地按住張角的手:「大哥,三弟說得對,我們可打不贏老虎啊!」

「誰說要跟老虎打?」張角異常冷靜地說。二人聽到鬆了一口氣,張角又接著說:「等會兒我一丟,我們就開始往山下跑。」這下二人的心又像自由落體一樣掉了下來。

張梁吞了吞口水問:「大…大哥…怎…怎能確定…我們跑得贏?」雖然聲音很小,還是聽得出他說話時的顫抖。

「我不能確定我們跑得贏,但…我能確定那個老人跑不贏。」張角堅決地說:「跑的時候散開來,老虎追誰,誰就邊跑邊將竹簍往後丟向牠,另外兩個也輪流用竹簍牽制老虎的速度。」

「如果…」張寶將要問的話張角心知肚明,馬上插話:「如果不幸被老虎撲倒了,只要有一絲力氣,一定要轉身面向牠,拿出腰間的鐮刀看準喉嚨割下去!」

話一說完張角便將石頭丟出,隨即大喊一聲「跑!」。猛虎突然被砸,痛得低吼,拋下老人轉向三兄弟的方向跑去。張角在中間,張寶和張梁分別在左右,三人揹著竹簍向下山的方向狂奔。

追出來的猛虎看見三人分開跑,一時不好決定追誰,於是直接追向中間的張角。張角似乎早料到,跑的過程早就將竹簍左邊草繩從肩上卸下,正準備卸下右肩草繩時,張寶突然開始不斷大喊:「啊啊啊啊|我不覺得我跑得過老虎啊啊啊|」原本追向張角的老虎,注意力轉移到了張寶身上,開始追著他跑。

「二弟別大聲嚷嚷,牠去追你啦!快丟竹簍!」張角著急大喊。

張寶淹沒在緊張的情緒和自己的叫喊聲中,根本聽不見張角的聲音。眼見猛虎就要撲到張寶背上,張角趕緊丟出自己的竹簍,竹簍直接砸中了猛虎的頭。猛虎被石頭砸過,現在又被竹簍砸,似乎變得暴怒起來,突然飛快地轉撲到張角面前。張梁見狀趕緊也丟出竹簍助大哥,但是嚇得手軟的他丟偏了,反而丟中了另一邊的張寶,張寶隨即跌了一大跤。

猛虎並沒有因此而改變目標,轉眼就從正面把張角撲倒了。也許是這時情緒非常緊張,以至於被壓倒在地也沒意識到疼痛,幸好沒猛烈撞到後腦杓而暈過去。神智清醒並且身體還能動,對張角來說是上天再好不過的眷顧了,他還能夠馬上伸手取腰間的鐮刀。

「鐮刀..不見了!」在這一剎那的慶幸中,他才赫然發現倒地的碰撞使得鐮刀早已不在腰帶上。張角心想誰也救不了他了,不假思索地閉眼大喊:「你們快跑!」準備迎接死亡。

在這個看來誰也救不了他的時刻,張梁甚至來不及喊出「大哥」二字,忽然「碰」的一聲,猛虎向一旁滾了好幾個圈,一人接著出現在張角身邊俯望著他。這個人一雙綠色的眼睛,面容看來如孩童,可是卻一頭稀疏白髮,微駝著背,身形如同老者。

「這該不會是方才那個老人?」三個人同時在心裡這麼想。

猛虎莫名其妙倒地,老人突然出現,一時之間三兄弟也搞不清楚狀況。此時猛虎站起身,搖搖頭喘了幾口大氣,接著往老人撲了過去,張角心想老人危險,想起身推開老人,不料反倒老人對他說了句「危險!」便用腳將張角踩得躺下,迅速側身一閃,老虎在老人面前飛身而過的頃刻間,轟聲大響,那是老人打在猛虎的側腹上的一掌。

那一下真氣迸散,黃光四射,閃耀得令人無法不閉雙眼,等到能睜眼的時候,只見那頭猛虎橫躺在地一動也不動,側腹一處約手掌大小的區塊呈現焦黑。其實老人並沒有下殺手,猛虎沒有死,只是暈了過去。

「好了,」老人左右手來回互拍了幾下,把張角拉起,問:「三個小朋友還好嗎?你們向老虎丟石頭,難道不怕死嗎?」

「我其實還沒做好要救老人家的心理準備,是大哥他…」張寶邊按奈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臟說。

「我們以為您情況危急才出此下策,沒想到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您老人家武功高強。」張角恭敬地說。

「沒關係,你們有慈悲心很好。」老人家一臉開心貌。

「敢問老先生是哪位武林豪傑?」張角問。

「我叫做…呃…我…我想不起來了!」老人噗哧笑了出來,弟弟們聽了差點暈過去。

「哇塞!老人家您究竟幾歲啦?記性差到竟忘記自己名字。」張寶不敢置信地說。旁邊張梁搖著頭,似乎已放棄阻止他亂說話,更別說張角瞪他的眼神有多狠了。

老人家對張寶的率直,或者說無理,一點也不介意地回應:「應該五百多歲了吧…」

三人不敢相信,張寶隨即大笑回道:「老人家您糊塗啦!人怎麼能活五百多歲呢?那不成仙啦?」

「對哦!人能活五百多歲嗎?」老人依然開懷笑著。

張角心裡只道是老人年歲已高記不得了,便接著問他是否記得從何處來到鉅鹿。老人依然不知,只記得待過一個叫南華山的地方,於是張角提議稱呼他為南華先生,他也欣然接受。

「怎麼說你們也確實做了救我的舉動,想要我怎麼報答你們啊?」老人說。

「先生您真厚道,且讓我想一想…」張寶興奮的開始自言自語細數想要的東西。

「不用了先生,最後還是您救了我們三人呢!請到寒舍讓我們招待您吧!」張角不好意思地說。

「哎呀!大哥,我才剛決定好想要的東西呢!」張寶忿忿地說。

張梁一聽趕緊將食指貼在嘴唇上並發出噓聲,告誡張寶不要再說話了。張角則請老人不要在意。

「小朋友沒關係,直接告訴我!」

張寶迅速地跪地磕頭說:「請先生教我們武功!」

張梁本以為張寶會說出什麼無厘頭的要求,聽到他說的話,竟也跪下了。張角在一旁沒有生氣,只是愣在一旁看著他們倆。

張寶看著大哥說:「大哥,這次我可沒亂說了吧!」

「是啊!大哥,我們真的需要學武功。」張梁的神情非常認真。

「三個小朋友突然這麼嚴肅,是有什麼隱情嗎?」老人表情不是擔憂,而是純粹的好奇。

突然天上雷聲大作,大好天氣竟開始落下偌大的水滴。老人引三人到一處山洞中躲雨,但所有人已然淋濕了上身,稍一作風就打寒顫。

「還好還記得昨晚睡的山洞,哈哈。好了,小夥子接著說吧!」

張角沉默了幾秒,才神情尷尬地回答:「本來先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們不該反過來請先生幫我們…但就當是我們厚臉皮拜託先生吧…」說到這裡,張角那張撲克臉竟然也激動得紅了起來,「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村裡來了一群惡黨…」

一年前,張角居住的村子來了一群武林人士,告訴村人將有盜匪劫掠村子,自稱「天漢盟」派來保護村子。起初大家既害怕盜匪襲擊,又感謝這些俠客來護衛,村民每天都拿出家裡最好的東西來招待,讓他們有力氣抗賊。但是過了兩週卻沒有盜匪來襲,村民也無東西再招待,他們便不滿地離開了。

沒幾天盜匪真的來了,無力抵抗的村人就這樣被洗劫一空,很多人都受了傷,那群武林人士卻在村子被劫掠後回來,幸災樂禍地說:「你們知道盜匪有多可怕了吧?以後我們就定期到這裡保衛村子,你們按每月給我們定量的菜和米,如果你們生的出酒和肉來,那就更好了。」

村子剛被洗劫,實在沒有辦法供養這群人,他們便開始對拿不出東西的人拳腳相向,對不願拿出東西的人強取豪奪,生活過得既苦又沒尊嚴。

「…不會武功趕不走這群人,」說到這裡張角也跪了下來。「我們不為自己,也為了村裡人,懇請老前輩收我們為徒。」

「我不會收你們為徒的。」老人語調平和卻又斬釘截鐵。

「可是您說會答應我們任何要求的!」張寶氣憤地說。

「我答應教你們武功,但不會收你們當徒弟。」老人說。三兄弟聽到大喜,張寶和張梁高興地抱在一起,張角也難得地露出牙齒笑。老人自顧自的從包袱中一一翻出竹簡,說:「這些是︽太平要術︾秘笈,分成十部,每部十七卷共三百六十一篇,你們就拿去吧!」

「先生不教我們嗎?」張寶擔心的說。

「我們雖然識字,但不是很會讀書,況且更沒有武功底子啊!」張梁也說。

「放心吧!這秘笈不難懂,一定可以讓你們練成一招半式,對付幾個毛小子肯定行。你們就看自己的悟性,能練多少算多少。我不喜歡管太多事,剩下的順其自然啦!」二弟、三弟聽了,一臉失望又沒自信的樣子。

︽太平要術︾是由何人傳授給老人,老人已記不得了。

此秘笈內容淺顯易懂,全是記載一師六徒之間,七個人研究武學時,問與答的對話而已。這七人是何名號並不清楚,只知他們參考古時一位名叫姬昌的武林前輩所創武功,將十種自然中的現象,連結自身內氣的變化,分別紀錄成甲至癸部。分別定名為「陽月訣」、「陰日訣」、「乾天訣」、「兌澤訣」、「離火訣」、「震雷訣」、「巽風訣」、「坎水訣」、「艮山訣」、「坤地訣」等十個內功要領。

此術各卷可單獨修練,練成任何一個,不論拳、腳或任何兵器都能配合運用。今日擊斃猛虎的招式,就是以掌法使出的「震雷訣」。

張角則靜靜地望了望那些竹簡,竹簡上面寫有丙、丁、己、庚、辛、壬、癸,似乎少了甲、乙、戊三部,詢問後老人才發現少了三卷,卻也記不得去向。

「除了弄丟的三卷,你們想先從哪一卷開始啊?」老人如此問道。三人都因今日親眼所見那一掌的威力,而異口同聲選擇了己卷|震雷訣。

接著老人把似是昨晚留在山洞中的鐵棍和包袱中拿出的五指鐵爪套丟了出來,給三兄弟選擇想要練習的兵器。這兩樣東西是在來到這裡之前,打敗盜匪取得的。張寶表示拿東西會讓他感到礙手礙腳,空著手就好;張角和張梁則分別選了鐵爪手套和鐵棍。老人傳授了他們攻防及內功的基本要領和心得,三人就分別開始練習,練的投入,都忘了沒吃東西的飢餓,直到用盡力氣便睡去。

老人尚精神飽滿睡不著,回想著今日之事,覺得這三個小夥子很是有趣。這三人雖是兄弟,個性卻截然不同。張梁個性溫和而不愛出風頭,張寶有話直說而表裡如一,最讓他好奇的就是張角了。

在老人眼裡,張角面容嚴肅,似是隱藏著很多心事。今日引虎之舉實在是很有膽識,但這膽識似乎不是因為他不怕死,反而像是不拒死。任何人在面對死亡的恐怖時,是不可能沒有一絲猶豫的,即使是再偉大的動機,再偉大的心靈,以生命來拯救一個陌生人,世間能有幾人做到?

這樣的勇敢不能肯定是來自他的悲憫之心,如果是將自己生命視如無物的悲憫心,也太過了。一件事就算是好事,如果太過,就可能會偏離它原來該有的面貌,甚至成為完全相反的存在。

隔天一早,三人同時醒來,發現竟然身在自己的破屋子裡,彼此都以為碰到老虎和老人的事是在作夢,一時之間都呆坐原處想辨別現實和夢境。「如果真是一場夢,那也未免太真實了!」三人在心裡都這麼想著。張角突然起身凝視著雙手。「是鐵爪!」張寶興奮的大笑大跳起來,隨後張梁也發現鐵棍倚立在牆角,棍頭上還掛著半露出竹簡的包袱。

三弟翻了翻包袱,發現最上面多了一片竹簡,上面刻著:「練成︽太平要術︾任一部皆可獲得強大武功,使用這門功夫定要謹慎,凡事不可太盡,否則招來不幸。若十部融會貫通,就可調和體內「太陰」、「太陽」二氣而得「中和之氣」,持續修練達到「太和」之境,內氣將可與天地相通,源源不絕,長生不老。」

張寶驚道:「長生不老…莫非先生他當真五百多歲…那不成仙人了嗎?」

「我們的師父是仙人?那這武功不就是仙術了!」張梁一臉喜出望外。

張角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少見的大笑起來,迴盪在屋子裡,越發大聲。這個笑聲似乎穿透了屋頂,穿透了牆,也穿透了兩個弟弟的身體,笑了好久好久,好像時間停止了一般。看到大哥平常不會有的樣子,讓他們感到吃驚和些微害怕。那就好像是某種非常沉重陰暗的野獸,從一個極深的地牢裡被釋放了出來。

留言

則留言

作者: 說書人

  幼兒時期的教育就像是蹲馬步基本功,而後閱讀能力就像是內功心法,課內學業就像外功招式。我相信只要有正確的引導方式,以及好的輔助工具,孩子的好奇心和學習力,將有各種方法不被熄滅。學前教育和學齡教育,這些都是我所關心的事,也是希望在此將所知分享給大家的事。本站文章歡迎轉貼,只要附上本站網址即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